TXT合集

早上发生了屏蔽事件orz


加了外链同时删除了疑似mingan词,又给救回来了QAQ

这里放上我从去年到现在写过的所有王喻文TXT

链接:戳我 

密码:3m96

今天运气很好地抽到了一位还蛮合心意的论文导师,心情好所以来点个梗,评论里抽一个人。

ABO、性转、哨向、机甲、真骨科以及各种play拒绝,其它都可以。

同尘(完结)

无逻辑摸鱼,孤鬼x御魂师,前世今生,第一人称

-

直到十六岁,我才终于学会了御剑。

但有些事,我不是十六岁才知道的。比如卫府上上下下其实并不怎么看重我,他们只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才愿意尊称我一声“喻公子”,本质上,我只是一个修为不高还要蹭吃蹭喝的癞子。

我从十二岁开始随着师父借住在卫府,在那之前,师父斩除了折腾卫府整整五年的一个冤魂,从此就被当成座上宾,好吃好喝好住招待着。

十二岁以前,我和师父住在敷灵山的一个被废弃的道观里,除了隔三差五有人上山来请师父做法捉鬼,就很难再有人烟。因此,我从没有见过卫府这般的钟鸣鼎食之家,花了好些日子才适应了尘世生活。

师父曾说等我学会了御剑,就可以...

匿名提问:

苏里老师晚上好,打扰了!想问一下老师平时喜欢在哪里出没呢?感觉您的LOFTER除了更文之外不常冒泡,在几个同好群里也没有看到过您的身影,还是说有自己的读者群吗?然后想问老师您平时是怎么安排时间的?以及觉得您阅读量很大,那您买书的时候是如何挑选的?感谢老师!!

苏里在南 回答:

咦我好久没有登陆过PC端了这是什么时候的问题……现在回答会不会太晚了orz

lof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有专门作用的地方,大号更文子博安利或日常,不常出现是因为……打开一次很麻烦哈哈哈哈。没有加同好群是因为和大部分人都不太熟,没有读者群毕竟大家也不熟emmmm……和熟一点的老师们在一个群里也是为了面基方便并不是为了互相督促产出(。

以前倒是刷微博很勤快,最近没有那么闲了就也不常上了,微博都是日常以及外链。

时间安排要看课表了,全天都有课的时候别说码字了根本连书都看不了多少,没有课的时候一般遵循早上看公开课or纪录片,下午看书or舞台剧,晚上码字的规律。

买书的时候会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个人很喜...

欢喜日(1)

*民国,双作家,非HE

*全文5w↑↓,更新不定

1.

冬天的时候北方总是容易出事故,他想起很小的时候父亲说过的这句话。

突如其来的暴雪封了天津站的所有火车线路,昏黄的厅内挤满了滞留的乘客,大大小小的箱子被挤在一处,挨个接受检查。

破败的窗户上糊了层报纸,外面的鹅毛大雪看在眼睛里,就成了如画的剪影。

王杰希裹着黑色的大衣靠在窗边,手里攥着张车票,眉头紧皱,像在思索着什么。他的两个箱子里几乎全是书,本无大碍,但若细看又处处是漏洞。倘若碰上个好说话的军官,不过嘲弄几句完事,但他向来行事严谨,决计是不敢冒这个险的。

这么想着,他就有点后悔,不该拒绝高英杰的好意的,本可以把这些书都平安无...

短篇合集《有朝》二刷印调

暂时决定年底二刷,十二月左右。

内容和一刷相比,会增加一篇《天鹅死在许多个夏天之后》,其余没有变化,即包含《有朝》(微叶黄)《The Muse》《亲爱的玛嘉烈》《赏味期限》《爱情万岁》《旧好》《春日里的爱情和你》,买过的旁友们就不用重复购买啦!

明信片邀请了常老师和躺老师,特典手写邀请了阿酒。

想要的可以评论一下,谢谢。

印调时间截止到十一月一日。

一个简单粗暴的卖安利

有评论和私信说想吃安利(。)下面这些都是近半年来看的作品中想推荐的,有书和舞台剧

@哦。  @西斯  @慎独  @潇雨落

【书单】

(非虚构)

《诗歌与历史》林国华

《浮生取义》吴飞

《黎明破晓的世界》威廉·曼彻斯特

《反对阐释》苏珊·桑塔纳

《偶像的黄昏》尼采

《利维坦的道德困境》吴增定

《贾想Ⅰ》贾樟柯

《魔灯》伯格曼

《最接近生活的事物》詹姆斯·伍德

(虚构类)

《柠檬桌子》朱利安·巴恩斯

《星辰时刻》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

《西瓜的香气》江国香织

《雪落

人间词话

时空交错,画家x中文系研究生

是给常老师 @ACHI. 点图的梗,很短,就不打tag了

W先生,

首先要对我的再次冒昧打扰感到抱歉,我实在有许多话想说、想问,关于您突然的回信,和您所处的那个时代,都令我惊讶和着迷。

四月末,我去过一趟宾州的美术馆,受专业所限,在此之前我仅仅对于您的中文散文有所研究。说到这里,您会不会感到疑惑,但我暂且不能说明您改做散文创作的原因。而在那幅巨大的画着白色风车和红色房子的画作前,我终于真正理解了“画家”这两个字的分量。

美术馆公开的数据显示,这幅画创作于1968年的四月,也就是您收到上一封来自我的信件的前几天。我能理解您的震惊,天马行空的创作头脑也难以迅...

行云流水C02

建议等完结再看……虽然我不一定能写完(。

C02

「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萋萋抖动,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坠入悠悠碧水,搅乱了芳心柔情荡漾。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我远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信?」

一大段轻柔的女声台词过去,音乐和灯光同时亮起,一身红色戏服的女演员率先登场。唐风妆面下是幽怨寂寥的神色,和深沉的舞台背景连成一线。

「离家去国整整三年,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历险,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现在,终于锦衣还乡,又遇上,这故里的春天。」

她回头看着声音的来源,眼睛里刚刚亮起来的光彩,又慢慢黯淡下去。

「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满溪桃花,...

认真谈一谈《朝花夕拾》

当时完结的时候整个就泄了气,所以什么都没有说,明明我对这篇文的感情是最深的,现在想起来有点对不起它。

先说结局,之所以会让整个故事的结尾又重新回到最初,其实还是因为小津安二郎。了解小津的人都知道,他生于12月12日,也死于12月12日,并且是在六十岁当天去世的。六十是一个甲子,贾樟柯说他是“刚满一辈子”。因为小津的缘故,我对于生死轮回有了一种莫名的执念,明明他的电影大多是日常的,但他的生命偏偏又是传奇的,我也同时热爱着这样的矛盾。

再谈这个故事的开始,我从去年秋天开始写大纲,中间修改过一次,把原本打算的形同陌路式的结局,改成了绝症。当时和一个朋友说起,她笑着说我现在好像不那么残忍了,因为在...

© 苏里在南 | Powered by LOFTER